艺海泛舟乐无穷

 

——访三江美院毕业生、佳木斯市翰林书画院院长杜平

 

 

      曾经因为上美术学校苦苦哀求父亲;曾经为了买盒水彩笔和一本画本骑了60公里的自行车;曾经为了挣点学费,在孤寂的山里给人看瓜、在周围是坟地的菜地给人看菜;曾经为了能吃饱饭,吃别人剩下的饭菜……曾经为了学习美术,有太多的故事可讲,回忆起那抹不掉的记忆,37岁的汉子杜平在众人面前还是失控了:泪水止不住,伏在桌子上哭出声来。泪水中有酸涩,更有欢乐。泪水既为昨天的艰难而流,又过今天的喜悦而落,更为明天的努力向前而涌。
      在偏远而贫困的小山村,70后的杜平经历的苦难仍是不堪回首,也正因为不堪,所以记得更真切。小时候杜平喜欢画画,可父亲常大声呵斥:“学那玩意干啥?能当吃呀,能当喝,你就学敲猪(是养猪中的一道技术活)。看到杜平画画耽误干农活,就把笔和纸给扔了。贫困让杜平学会了变着法地找乐趣,在放马时,他用泥巴捏画。
      上了小学后,杜平的书上、作业本上都是自己画的卡通画。上了中学,他的绘画天赋被老师发现:“杜平,你画得真好!”这句夸奖让杜平高兴了好几天。为了能买盒水彩笔和一本画本,他采了一斤多车前子,买掉后,骑了60公里,到拜泉县买回了他梦寐以求的宝贝。
      初中毕业,杜平对父亲说:“我想到佳木斯三江美院学画画。”一听要3000多元的学费,父亲急了:“咱家可没钱供你,你要学就学木匠吧。”在当时的父亲那里,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儿子的想法:学美术,当老师,养家。农民父亲被磨急了:“想学美术,自己去挣钱学。”在孤寂的山里给人看瓜,在坟地周围给人看菜,就是这样,杜平仍告诉父亲:“我死也要学画画。”
      “我给你拿出学美术的钱,就当我白花了,以后结婚我可不管你。”父亲无奈地妥协了。到佳木斯学美术,杜平第一次了坐火车,第一次看到方便筷子,第一次吃到方便面。三江美术职业学院院长王英海的教育理念在杜平身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让孩子学习美术,不仅是培养将来的画家,更是让孩子能在美术的学习中平静下来,让他们具有安静学习、工作的本领,培养孩子们的创意思维的能力,教给他们创新的本领。”
      杜平的勤奋加上扎实的绘画功底,让他赢得留校任教的机会。在学校学前教育,试教了一个月,一个5岁大的孩子就抱住杜平的大腿:“老师,你咋不教我了呢?”因为与孩子在玩中学,在学中玩,杜平已成为受小朋友欢迎的老师,就因为这个孩子的一句话,杜平改变了主意,决定继续当学前班老师,而这意味着,他的工资要比教小学、初中少很多。
      1997年,杜平到鲁美进修,1998年,他创办了市翰林书画苑,2005年与2009年与阎凯老师分别绘编了图书《幼儿园墙饰设计大全》、《炫彩卡通酷图》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2008年他创办了少儿书画联盟网站,2010年,翰林书画苑成为全国少儿美术的品牌,同年他成为中国美术学院少儿教育协会副主席。
      早已脱贫的杜平说:“我没有挣大钱的愿望,我希望能利用和孩子玩中学的空闲,好好研究中国少儿绘画,我国儿童画的画家太少,我想成为儿童画画家。” (三江晚报记者 沈艳玲)